• 1
  • 2
  • 3
  • 4
  • 5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业内新闻

芭蕾服饰和鞋的基本知识

作者: 时间:2016-06-02 14:06:16 阅读:

   不同的服饰能说明人们的不同身份。话剧演员要受服饰的限制和支配,下意识地扮演各种姿态及动作,舞蹈演员也是如此。譬如穿上芭蕾舞裙的紧身上衣会使人觉得女芭蕾舞演员的上身长。这种感觉有利于防止产生女芭蕾舞演员的腰部弱不禁风的错觉,女演员由于双腿完全裸露且因穿着短裙而增添了妩媚,膝盖和脚也就自然则然地绷紧。若穿着垂荡的长裙,女演员的线条自然也就变得更加多姿,腰部可以随意扭动,还可采用更多的屈膝动作。因为利用了长裙的姿态完美的飘动而令人产生飘逸的感觉。由此可见,服饰有意或无意地确实影响着舞蹈演员的扮相及动作。

   膝盖部位不起皱纹的,笔挺的紧身裤能使双腿有一种庄重的,挺拔的感觉;针织质量良好的,美观的紧身短长衣,高领长袖紧身衣或衬衫会使舞蹈演员看起来好象已打扮定妥,准备好起舞了。衣服领子的形状甚至会使脖子看起来缩短了,或拉长。例如,马球衫的领子会使得那些双肩高高的,或宽宽的人显得格外难看,会使得穿这种球衫的人感到是在从事业余舞蹈活动而心神不定。裁成圆形的短裙对丰满的臀部来说也是件灾难性的服装,质量差的褶边应遭到谴责。最理想的情况是,没有任何东西损害着舞蹈演员身体的线条,既没选错颜色也没穿上肥大的袖子或裙子。应当记住,甚至连腰带束得过紧也会使横隔膜在腰上端,胯在腰下部凸出,从而损害了躯干的修长感和原来形状;还要记住,在受训或排练时,不要携带手表、手镯、耳环以及别的小装饰品,因为这些东西只能起妨碍作用,会令人产生不愉快的感觉。我并不提倡只要外表象个舞蹈演员,一切问题就解决了,而仅仅是想说明,演员的服饰一露面就令人产生“绚丽而不俗,不乱搞标新立异”的感觉未尝不是个优点。

   有些舞蹈演员事先已准备好会碰到很多困难和烦恼,但却怀着不会顺利通过的情绪进行工作。有些真的负了伤的或不可避免地负了点小伤的学生,他们在踝骨上穿着羊毛短统袜子,双臂及腰紧紧地套着运动衣,他们在踝骨上穿着羊毛短袜子,双臂用腰紧紧地套着运动衣,“发疼”的咽喉绕着围巾。结果真象画了一幅杂七杂八的针织品乱堆在一起的写生图。这些学生从精神状态来看是病态的,或是自我怜惜,或更象是采取这么一种态度:你们应当替我难过,因为我在上这一课时,肉体极端痛苦,但因我的身体素质刚强而顶下来了。真的受伤是应该得到治疗和包扎(以包扎踝骨为例,包扎方法有正确的也有不正确的)。进行训练时,身体当然应该保持暖和,但绝不应该处于卖弄力气或效率很差的状态。有时候这种不得体的穿戴完全由于懒惰的缘故,造成学生在上课时外表窝窝囊囊,好象是穿着从拍卖行购买来的旧衣服一亲。学生如果感觉不敏锐,看不到他们打扮成一个多么滑稽可笑的形象的话,阻止他们如此装扮的最好的办法也许是教师在他们童年时代受训期间内,坚持学生的服饰要整齐划一,严格执行服饰整洁的规章。这样做,可能会妨碍和限制学生的个性的发展,因此,最好的方法当然是早点对他们灌输一些审美观,然后才可以听任学生自己去选择服饰的颜色和式样,并希望他们不会抛弃先前培养起来的情趣。

   紧身衫裤:从我个人来说,我是强烈反对黑色紧身衫裤的,因为穿上它,就会使腿部的阴影失去了立体感,而教师从这种立体感才能更好地观察学生的肌肉活动。许多女演员认为穿上黑色紧身衫裤会使身体显得苗条,这可说服不了我。即使真的是这样的话,女学生或女演员穿着这种颜色的紧身衫裤在教室大镜子里或在舞蹈台上为自己造型时,因体形不真实也不能从中获得多大的好处。我认为,最好是适其道而反——每天在教室里受训时不因装饰而失去立体感,在舞台演出时务求造型真实。

   用羊毛紧身裤或护腿长袜,套在弹性尼龙紧身衫裤外面时,舞蹈演员一定不会真正觉得暖和。进行扶把练习时可穿上这些东西,在排练中略作休息时也呆以穿,但总会觉得身上羊毛之类的东西太多。过于依赖外来的东西取得舒适感会错认这些东西是取暖的必需品而忽视肌肉本身在做课前预习时的发热。一般说来,皮肤表面冷却时,血液在周身循环比较快并以自然的,正常的方式输送营养给筋肉,舞蹈演员本人对这一点最有判断能力。他们在做完扶把练习后开始做中间练习之前脱掉护腿长袜时,如果发现双腿突然发冷与乏力,那么他们就知道他们所做的扶把练习等于白费,换句话说,等于一点也没有练过功。

   假如为了容易出汗以便减轻体重而穿上厚厚的紧身衫裤时,必须注意不要过多地采用这种不可靠的方法。橡胶的或尼龙的内裤危害性特别大,因为穿了这种内裤,皮肤难以透气,虽大量出汗但肌肉却不会产生热,出现了这种情况非但增加舞蹈演员受伤的危险,而且还会使演员身体衰化,体力受到严重摧残。流汗本来是自然的,正常的生理现象,等于在演员身上涂了一层油,使他们表演时更快,但过份依靠大量出汗使身体苗条的方法收效是非常缓慢的,因为经过激烈练功后喝了一杯水,刚才排泄掉的液体又回到身体内部来。我也不主张穿田径运动服,不仅因为练功时在这些肥大宽松的裤腿底下,各种拖泥带水的习惯动作会人不知鬼不觉地悄悄溜进去,还因为这种裤子不象紧身裤穿起来服贴,这种服装总是碍手碍。不管它们尺寸多大,也不管这种衣料弹性多足,做屈膝动作时,膝部会受压,踢腿时,大腿肌肉也会受压。这种运动服只能在排练间歇休息时穿,但千万别穿上湿辘辘的运动服。

   高领长袖紧身衣:女演员可根据自己的爱好选穿这种紧身衣。浅颜色最动人,最适合舞蹈专业。在舞蹈表演,当然需穿粉红色紧身裤和浅色的,整洁的上衣。在黑色帷幕前表演时,穿这种颜色的服装尤其重要。若穿了黑色的,观众就难以辨认出她。同样的道理男演员也应避免穿黑色的或深色的练功衣,他们身边一定要具备有许多干净的白背心,衬衫与短统袜子以便在一天练功中频繁地更换。

   绝大多数女演员在紧身衫裤底下不再穿别的东西,因为她们欲显露高领紧身衣下端的肉体的话,在紧身下端的肉体的话,在紧身裤底下再穿衬裤会损害腿部线条的美;上身只有在胸部需加以衬托时才穿上胸罩。很多女演员的胸部相当扁平,这是因为她们的胸部位置生来较高,所以总是设法不让胸部高耸;或者是因为她们做了大量的跳跃动作引起胸部收缩?

   男演员需穿织得很好的下体护身,从受训开始就应向专门出售舞蹈用品的商店购买这种东西。有些女演员也穿弹性的下体护身(有时候被称为腹带)。穿下体护身的习惯虽已逐渐消逝,但我个人觉得在做非常消耗体力的托举时,一般指的是双人舞,这种护身是下腹的一种支撑物,值得推荐。妇演员初次束着腹带时所以常常会产生受压抑的感觉这是因为她们没有正确地运用骨盆力量的缘故。因此,穿着这些重量轻,弹性足的下体护身,从表演技能的角度来看是有好处的。

   别的规章是:绝不用别针当修补工具别在衣服上,因为别针一脱离顶部向外伸张时会刺伤舞伴;不许用能擦伤别人的腰带或扣子;女演员不可束有伸缩性的腰带,因为它会从腰部滑到肋骨,男演员挺举她时会找不到可紧握她的地方;要勤洗练功服,确保个人卫生,不携带零零碎碎的,尖状的装饰品。做到上述各节规定,一切就会进行得很顺利。

   头发的处理:女演员上课或排练时,梳头发的方法是随着流行的发型不同而互异,这样处理是正确的。发型美观与在思想上跟上在芭蕾练功房这块小天地的外面正在发生的变化是重要的。唯一不变的规则是,头发无论梳成什么式样,一定要保证不会松散。那就是要求发夹、发针一定要牢牢固定住,保证不会给甩掉,如甩进舞伴的眼睛里。束住头发的发箍或手帕必须扎得稳稳妥妥。现在已很少人使用发网了,因为大多数女演员都留有长发,可以把头发络在后面扎个结。当今男人的头发也留得较长,所以他寻找扎头发的器具以免在旋转或跳跃时,头发不致盖住脸部,今天很多男演员通常选用一条狭长的带子沿着眉毛绑住以防头发散落,看上去非常像奥林匹斯山美丽的神像。

   舞蹈演员参加舞团之前应学会怎样根据舞台需要将自己头发梳成各种不同的发型。在大型歌剧院内设有理发师,但也不总是这样的,在巡回演出中当然不会有理发师跟着。不会独自处理自己的头发,假发或头饰的女演员不能算是舞蹈界的行家。几乎一切有经验的女演员都知道,由别人往自己的头发插发针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她们在做第一次立脚尖动作后,没有夹紧的发夹非但会掉落,而且头部还会失去和原以为插得很紧的发夹保持着很牢固的接触的感觉。人们在跳舞时是不戴上帽子或套上假发的,所以发夹应成为头部的一个组成部份。

   软底鞋:舞蹈演员身上所穿戴的最重要的莫过于舞鞋,因为舞鞋若不完全适合他的脚,穿起来不舒服的话,演出时该受罪了。软底鞋一定要合适得象是第二层皮肤。为了达到练好功的目的,最好的软底鞋应当用质地优良,柔软的皮革制成,这种皮革比男演员在演出时常穿的那种过于柔软的鹿皮更耐用。男演员穿的软底鞋用帆布制造的,又轻又易弯曲令人愉快得很,但在西方国家里,这种软底鞋已不再广泛地生产了。鞋的号码是否合适很重要,因为穿号码过大的鞋显得窝窝囊囊,易出事故;鞋太小会轧痛脚。

   脚尖鞋:每个女演员必须试着穿一些脚尖鞋直到找到最合适的。再讲一遍。这种舞鞋必须完全适足,不能容许有空隙可塞进棉花或者橡胶。它必须能稳固地承受得住脚趾与大脚趾关节的压力,而不会使趾关节弯曲。经验丰富的舞蹈演员的脚不会起泡,新演员只有穿上太大的脚尖鞋时才会起泡。因为鞋太大,脚趾与鞋不断发生上下磨擦的缘故(也就是立脚尖时脚趾冲前站在鞋的顶端,双脚平站时,脚跟则后退贴在鞋后跟)。尼龙紧身裤也会造成人体不适,引起人体某些部位的疼痛,尤其会引起容易出汗的脚的疼痛。应采取预防措施以避免起泡,预防总比医治有效得多。

   鞋质地太硬也会损人,因为这种鞋会阻碍脚做柔软动作。我主张穿上脚尖鞋时的感觉应与套上手套时的感觉一样伸张自如,但需有足够的硬度以免脚趾变形。人们难以期待僵硬地穿上不好弯曲的脚尖鞋里的脚能做精确的,灵敏的动作。事情远非到此为止,当观众看到演员扮演身轻如燕的形象越过舞台时,因她穿着很硬的脚尖鞋而听到咯吱咯吱的响声,犹如另一个乐队在演奏,整体形象给彻底毁了。

   在鞋后跟缝上弹性的东西以防止鞋后跟脱落是危险的,因为这样做会限制脚踵肌腱正常的机能。如果脚跟要求特别安全的话,可用树脂黏贴。鞋内端的锻带应比鞋外端的锻带缝得稍为前头些、长些以便更容易在准确的位置上打结。结不能直接打在脚踝后面的位置上,在这个地方打结会擦伤阿基里斯腱,结应打在这个肌腱和脚踝内骨之间的凹处。在这个骨沟打的结还应往下掖,一直掖到别的锻带的底下,完全看不到为止。这些锻带绝不许皱成一团,应保持平贴地绕着踝骨。保持锻带烫平的方法是拉紧锻带绕在发亮的电灯泡上端。看到带子损害脚和腿的线条会令人生厌,因此,已不再选用闪闪发亮的锻带而采用质地牢固的,和舞蹈演员的紧身裤的颜色一样的,不易为人觉察的尼龙带。

   在鞋的顶部缝些东西是可取的。轻而易举的,实际可行的方法是用圆形的毡块缝上去并选用粗的棉纱线缝。要做到在毡块上缝满了棉纱线,最后在上面涂一层胶使毡块表层耐磨。除了保护好鞋面,防止裂开或从脚趾处豁开往上卷,舞蹈演员应花点时间来熟悉她的鞋,保管好鞋。这种好习惯在欧洲一直流行到五十年代,现在极少数演员与学生肯在鞋上花费这么多时间。但是鞋的主人挑剔成性当然不会减弱,对不合适的鞋造成疼痛而发出埋怨声并没有减少,实际上脚尖鞋的命运正如衣服那样,今天买来刚穿上,隔不了多少时候又会毫不留恋地给扔掉。一个主要演员在某上演出的三幕芭蕾舞剧中穿坏三双脚尖鞋并不反常。当今制造脚尖鞋不是为了耐穿;许多演员也忘记了只要穿得稍为当心点并交替着穿,鞋寿命可以延长。脚尖鞋由于脚出汗给弄得有点潮湿时很快就会发软,可用旧报纸塞进去,要保持鞋样不变,过了几天后就能再次有将地支撑脚。所有的演员都该藏有几双鞋(旧的与新的)以便在排练时能替换使用。

   下列情况似乎具有某种重要意义:从1939年到1946年这段期间里,脚尖鞋极难买到,而当时正在受芭蕾训练及从事芭蕾专业的人却长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肥脚。因为没有新的脚尖鞋的补充,旧的脚尖鞋因不断地使用而发软变形,这当然意味着脚的肌肉会畸形地发达到没有脚尖鞋的支撑也能对付身体重量。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现象是个不利因素。当然可采用一切可能的办法来使脚尖鞋变硬,如用虫胶或“草帽染料”等。不管能否使其变硬,我们所采用的使脚尖鞋变硬的方法事实上都免不了在跳舞时穿破鞋尖,而露出脚趾。在那个年代里有趣的是:女演员虽长着肥脚,但她们的脚尖比当今芭蕾舞团的一般女演员的脚尖走得快,跳得好。从古典芭蕾的要求来看,那个年代的女演员的脚是不美的,当然会有例外的情况,并非个个都有肥脚。有一点是肯定的:既便是脚背漂亮且有力度的纤长的脚,若不穿上能很好地支撑脚的“脚尖鞋”就无法运用脚功。因此,是环境也是时尚决定着每一代成长起来的舞蹈演员的不同的类型。


文章TAG: